点亮人生教育“最后一公里”(在一线)

  天津市西青区,孙文凤退休后走进老年大学学习泥塑技艺,6年时间制作出300多件作品,为晚年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和她一样乐享晚年生活的,还有上海市的黄玉玲,年逾六旬的她,为了实现儿时梦想,退休后在多个老年大学报了名:周一学声乐演唱,周二形体芭蕾,周三朗诵,周四京剧,周五时装表演。在黄玉玲看来,“生活不只有白发和皱纹,还有诗和远方”。

  这些是当下全国老年人学习生活的缩影。目前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3亿,未来2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将更加严峻。老年人的精神文化和学习需求增长较快,发展老年教育的形势和任务更加紧迫。如何让老年人实现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建构覆盖全国的老年教育框架体系,成为教育领域乃至整个社会面临的重要课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覆盖全国的老年教育框架体系已基本形成,有800多万老年人在6万多所老年教育机构学习,上千万老年人通过社区教育、远程教育等各种形式参与老年教育。仅上海一地,参加各类老年大学(学校)学习的60周岁及以上学员就达50余万人。

  但伴随着老年人积极求学的旺盛需求,老年大学“一座难求”,老年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问题也随之出现。以上海老年大学某分校为例,自2011年搬迁新址后,报名人次从过去的1000多增至现在的5000多,很多老人还报了不止一门课程。一边是有限的资源,一边是旺盛的需求,学校不得已下了“限令”,规定每人每学期最多报两个课程,每个课程最多学两学年。

  《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指出,我国老年教育还存在资源供给不足,城乡、区域间发展不平衡,保障机制不够健全,部门协调亟待加强,社会力量参与的深度和广度需进一步拓展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推动老年教育持续健康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的迫切任务。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地都在积极探索多种方式,改变老年教育资源与服务的不平衡难题。

  北京市各级各类学校将向有组织的老年团体开放活动场所、图书馆等,职业院校将增设“涉老专业”;福建省持续推进老年教育与社区教育的融合,到2020年建成100个继续教育示范学校、100个社区教育示范基地、100个社区教育特色品牌;山东省支持和鼓励各类社会力量举办或参与老年教育,推进老年教育举办主体、资金筹措渠道等多元化。

  互联网时代,要注重发挥网络优势。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刘臣介绍,国家开放大学建立了国内第一家专门服务于老年人与养老从业人员的学习平台——老年开放大学学习网。此外,学校制作了《老年人学电脑》等音像课程,开发了手机应用程序“爱老帮”“学乐堂”等,将课程资源搬到移动端,让老年人时时可学、处处能学。

  “老年教育、老年大学能帮助老年人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使他们融入现代生活、主流社会,点亮人生教育的‘最后一公里’,是老年人‘再社会化’的大通道,是老年人过好现代生活的必修课。”中国老年大学协会会长张晓林说。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06日 05 版)